不妙①

#TAETEN

TEN抱着书从校图书馆总馆走出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一大半,秋意飒然,他薄薄的外套根本就抵御不住突然起来的风。图书馆旁边,文学社挂着大大的横幅,在做创社二十周年的活动。

 活动是匿名给喜欢的人写一句话,五颜六色的正方形的纸,写满了话语,被夹在一条细细的麻绳上,TEN一张一张地看过去。有的人写了古诗,也有人也摘选了很多现代的文章段落。

细细的麻绳上最后的一张柠檬黄色的纸张,藏在了一张红色的纸后面,瘦小的字体很不惹人注目,他把纸轻轻地扯出来,是海子的诗。

今夜我不会遇见你,今夜我遇见了世上的一切,但不会遇见你。

诗的结尾处,用小小的花体英文,写着TEN...

几号线

#TAETEN

“爱你的每个瞬间,像飞驰而过的地铁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阿十住在一个没有地铁的小城,那里只有脏乱的公交车站,旁边的垃圾桶上面总是放满了没有熄灭的烟头。那里的公交车,总是不遵循着到站才停车的规矩,司机骂骂咧咧,说着阿十听不懂的方言。

 

邻居家的妹妹就是在小城里出生,听着外来的人说着省城繁密的交通,睁着大大的眼睛问阿十,阿十哥哥,地铁真的是在地下开的吗?

 ...

无题③

#TAETEN

 

只负责发文  不负责解释XD

终于END了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TEN给我打过国际长途。 

 

我不信宗教,平安夜是一个人窝在宿舍里看书渡过的。金道英早早地就和郑在玹出去约会,我对于这些情侣动不动就把一个节日当情人节过的行为嗤之以鼻,再过几年,五一劳动节都能被他们安一个理由当情人节过。

 

TEN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正准备下床洗漱,来电显示我有一个来自新加坡的电话...

无题②

#TAETEN


金道英说我躺在床上看手机的表情可怜巴巴的。 


我的确很可怜,对着微信的文字编辑框删删减减不知道该发些什么,真怕一个手滑我就不小心发了些奇奇怪怪的话给TEN,微信的撤回功能还真不敢用。


我承认我永远都酷不起来,就算对方是那么好脾气的人,我还是会提心吊胆别人会不会因为我的举动不开心。我痴心妄想,希望所有人都喜欢我。


当然这种情绪在TEN身上也展现得淋漓尽致,希望对方可以看清我...

无题①

#TAETEN


我在宿舍捣鼓会声会影。


学生会要对即将开始的校园十佳歌手做宣传,宣传部人手不够,于是我被指使去做宣传视频。我朝雷厉风行的宣传部部长喊道“你一个宣传部的凭什么指使我这个社联部的人干活”的时候并没有人理会我。


我早就知道,学生会吃人从来不吐骨头,比广东人还过分。


会声会影可真麻烦,我下载了半天,差点没把电脑炸了才顺利地安装上。点开的时候才发现...

告白对象

#星诺

梗来自动漫《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。~告白实行委员会~》

随便写写ww
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“你开玩笑的吧?”


朴志晟松开咬住自己的下唇的牙齿,有点无可奈何:“对啊,开玩笑的。”他假装漫不经心地将自己手中的膨化食品递到李帝努面前,“喂!帮我吧。”


李帝努顺手接过膨化食品,嘎吱嘎吱地吃了起来,问:“帮你什么?”


“我要和高年级的学长告白,你当我的练习对象吧。”朴志晟灵光一闪想...

另一半②

#娜灿


我因为腰伤,才出道没多久,就无法参加组合活动。 


我在某一天的训练里就察觉不对劲了,但是我忍住,坚持把那个舞练完才趴在舞蹈室的地板上,疼得直不起腰,额头上全是细细密密的汗珠。


李东赫要上前帮我揉一揉,却被我厉声喝止住了,愣愣地看着变得严肃的我。我出声后才发现自己的语气太重了,又连忙安慰,没事的,我休息一下就好了。


然而最后我还是进了...

#TAETEN


深不可测的灰蓝色背景,纤细的线条,少女的一双杏眼没有画上眼瞳。Johnny嘴里叼着一支烟,看着画作,皱了皱眉。


“这是我第一次仿莫迪利亚尼的作品。”我尝试向Johnny解释。


贫困的感觉并不好受,清晨我因为没有交房租,被房东赶出了门,我抱着最近仿出来的画作,希望能在Johnny的画廊卖个好价钱。


Johnny并不是个画家,他毕业于本地一所师范类大专的美术专业,当过几...

另一半①

#娜灿


伪现实背景

时间线是错误的  人设是假的  事情也是瞎编的  别太当真

全篇胡言乱语没有逻辑性  后续大概在明年

极圈玩家很惨了  所以不接受任何反驳XD


我刚进公司那年,十四岁。 


李东赫是整个练习室里资历最老的练习生,对谁都亲切和蔼,随时随刻挂着笑容,在我看来很老练。直觉告...

没有然后

#诺民

不太有连贯性的胡言乱语XD


我跟随着人流,像是被机器操纵着一样跟着人群推推攘攘到了开级会的操场上,脑子里倒放着刚刚看到的一幕幕。 


我看到了他从高楼上一跃而下,他狰狞而不安的眼神在头颅接触地面的那一刻,不依不饶地盯着我。刚刚开始他的手还在抽搐,到了后来已经完全没有了反应。血是过了很久才从他的头部流了出来的,那一刻我才知道,原来血不是鲜红色的,而是暗红色的。


周围渐渐聚集了很多人,...

© 拾八蕃 | Powered by LOFTER
下一页